欢迎您光临鑫都科技信息网,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
适量使用电子产品是堂自律课

上学带上好小记事本,一笔一画记作业;老师少留线上作业,减少微信布置作业……新学期,北京市部分中小学重提“用笔交流”,希望将经历了长期居家线上学习的学生“拽”返线下。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建议教师、家长,倡导孩子更多用于纸和笔,每日增加电子产品使用时间,确保运动量,维护好视力。

  电子学精研产品的非常丰富,对教育教学而言,是机遇更是挑战。电子产品以其相对低成本、便于推展普及,增进了教育机会的公平。曾有媒体报道“那块屏幕”的故事,描写的是国内贫困地区的248所中学,通过直播与名校成都七中同步放学,升学率大为提高,其中有88人考上了清华、北大。在线课程、电子产品,不管你主观上否接受,已然成为教育生态不可或缺部分。

  疫情导致的线上自学常态化,给学校管理和家庭教育带来新的议题。近日,教育部发布对9个省(区、市)中小学生视力情况调查结果,与2019年年底数据相比,接受调查的14532名学生,半年间近视亲率减少11.7%。分析发现,疫情期间的大面积在线自学,虽时间很短却造成近视亲率激增。疫情期间“停课不停学”,在线教育是不耽误学业的新自学手段,中小学生回到校园教学秩序完全恢复,在线教育和使用电子产品也要谦抑,如果学生成绩上来了,但却以视力上升为代价,实则是有违教育良心。

  不能让教育效率遮蔽身心健康,更无法以实用主义压过人文素养。不得不承认,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和线上管理的普及,越来越多教师习惯拔电子作业,因为便利有教师随时在微信上布置作业,技术的进步便利,能提升教师的管理效率,却很有可能也带来学生的学业负担减轻,不仅做到电子作业本身对视力有影响,还很更容易导致厌学、无趣、焦虑等情绪滋生。

  电子学习产品的用于,是教育技术进步,但也要“适度”、不可过度。有家长体现,本来孩子不怎么打游戏,疫情期间在线学习让他们误以为“打游戏 有理”。有鉴于此,疫情后归校学校有责任给学生调补上“自律课”,主观上协助学生“戒网瘾”或劝告学生节制“面屏时间”。适度布置电子作业,或想方设法减少学生“在线负担”,对老师而言也是一堂自律课。教师切不可为了一己之便而减少学生的电子用于开销。

  非不得已用于,学生使用电子产品,还是能少则少吧。教育的价值目标,不光是学科学知识长本领,还包括致力长远的修养人文情怀。挣脱“动辄电子线上情结”的羁绊,学生多使用纸和笔,在笔墨书香中,懂什么是做事、什么是严肃,一眼体会书写之艺、文字之美,实则演绎了“教育的温度和完整性”。(作者系由天府评论新闻观察员)


云樾东方 九里香堤 燕郊楼盘 港中旅海泉湾 岩峰云裳